爱上摄影

喜欢摄影。

花黄

真正的修养不追求任何具体的目的,一如所有为了自我完善而作出的努力,本身便有意义。对于“教养”也即精神和心灵的完善的追求,并非是向某些狭隘目标的艰难跋涉,而是我们的自我的意识的增强和扩展,使我们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,享受更多更大的幸福。因此,真正的修养一如真正的体育,同时既是完成又是激励,随处都可到达终点却从不停歇,永远都在半道上,都与宇宙共振,生存于永恒之中。它的目的不在于提高这种或那种能力和本领,而在于帮助我们找到生活的意义,正确认识过去,以大无畏的精神迎接未来。

别人不是你的彼岸

人生的轻松,就是能在这个喧嚣的尘世,不用 献媚于谁,也不必跟谁说讨好的话,他玩他 的,你活你的。两不相干,然后,两相安。

你在意谁,在意到极致,就会活在这个人的阴 影里。这种在意,不外乎两种情况:想求取和 怕得罪。也就是说,人生的疲惫,更多的不是 在自己这里拎不起,而是在别人那里撇不清。

别人,成了自己沉重的彼岸。

越在他人那里唯唯诺诺,就越会在自我的言行 里战战兢兢。生怕说错什么,做错什么,进一 步畏首畏尾,退一步左顾右盼,是进亦忧退亦 忧。在这样的境况里,最累人的,不是做,而 是拿捏着分寸去做。

一个低声下气的人,无论凭恃他人,得到过多 少,繁盛也好,光鲜也罢,最终,在自我矮化 的奴才人格里,冷暖自知,甘苦备尝。

不是一路人,就不会在一个语言系统里。不在 一个语言系统,就不会在同一个世界中。

知心的话,不必说给不懂的人听,说了不懂还 在其次,最怕的,是说了不屑。不懂已是伤 害,不屑便是亵渎。

散淡的人,只与散淡的人合得来。而奸邪的 人,看起来跟谁都合得来。这不奇怪,因为在 这个世界里,有的人只认对的人,有的人,似 乎跟谁都对。只因为,有的人,是奔着相宜的 心去的;而有的人,是奔着可逐的名利去的。

在交往上,目的性太强,原则性就会差。在左 右逢源的人那里,找不到纯美的人性;在蝇营 狗苟的人那里,找不到纯净的人格。

这个世界,总有狷介甚或狂傲的人,看起来, 没有几个可以合得来的人,他们不迎合,不投 降,只是不想生命苟且于世俗。

伟岸的人心中常常都有一些孤傲,他们遗世独 立,盛享着内心孤独的清凉。

每一个窝藏着的私心,都会影响到对他人公允 的评判。盛大的完美,未必坍圮于风雨,却可 以瓦解于私心。一千次地改变和完善自己,终 难抵别人的一颗辽无际涯的私心。

所以,不要苛求在所有的人那里都有好的评 价。讨好了所有的人,就意味着要彻底得罪了 自己。一个人,平庸点不可怕,变得八面玲珑 才可怕。

你最终要活在相悦的人心里。不为不值得的人 去改变,不在飘忽而逝的生命过客那里留恋, 也不必为朵朵过眼烟云烦扰。

与其要别人看好,不如自己活到好看。

这是一只没有脚的鸟,想要飞跃森林却无处停歇,累了也只能睡在风中里,可惜一生只能落地一次,那就是在它死的时候。青春大概也是这样子,被欲望焚炼的痛不可挡的肉体,加上寂寞的发疯发狂的灵魂,一切的奋不顾身飞蛾扑火,最终归于死亡。